生肖号码表
首頁>文藝評論>銳評

以辯證的眼光看待語言的新陳代謝

時間:2019年02月25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程杏
0

  近日,一篇名為《播音員主持人請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 》的文章在網上熱傳,文中提到:由于讀錯的人較多,“鄉音無改鬢毛衰(shuāi) ”“遠上寒山石徑斜(xié) ”“一騎(qí)紅塵妃子笑”等古詩文中的讀音已經更改。除了古詩詞的讀音問題,該文章還列舉了一些常見字的讀音變化,如“說客”的“說”原來讀shuì,現在規定讀shuō……一時引發爭議。一些專家表示,隨著社會的發展,語言會有字音的變化,公眾應有開放的語言發展觀。而多數網友則認為,音韻是有聲的文化,音韻的更改應以尊重傳統文化為前提,一個字怎么讀,不僅是一種當代規范,更是一種集體的回憶,不能說改就改。

  值得注意的是,熱傳的這篇文章中的大部分內容,來自國家語委2016年發布的《 〈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 〉征求意見稿》 ,而這個《征求意見稿》至今尚未正式發布。對于此事,近日教育部也就此回應稱,讀音改變主要是考慮便于推廣應用,但目前改編后審音表尚未正式公布,對于古漢語生僻音,還應以原讀音為準。不過, 《審音表》當中確實將“騎(jì)音改為了(qí) ,“說服”的“說”注音新審訂為“shuō” 。另據部分網友反映,如今的小學課本當中也確實將部分古音進行了修改,如坐騎的“騎”讀二聲“qí” ,從前是讀四聲“jì” 。

  據筆者了解,此次專家調整古漢語生僻音的標準是:古漢語生僻音在現代是存在的且有其相對應語意的就保留,只有生僻音而與其現代音所對應的字所對應語意相同的則使用現代讀音。這樣的前提下進行修改,為了音韻的代際相傳推廣使用的方便本無可厚非,但是否正式成為國家標準,還應謹慎商榷。

  不過,應當注意到,就目前部分小學課文中字音修改事實這一問題,據一些教師反映稱由于教材和課外古詩書的個別讀音存在差異而給學生帶來困擾。循著這個問題,我們發現在2016年最新版的《現代漢語詞典》中,已將部分古音作了修改。據悉,目前課本上的古音修訂,遵循的正是《現代漢語詞典》 。因而,我們不禁要追問, 2016版《現代漢語詞典》修訂的標準依據又是什么?是若干專家的商討,還是在廣泛征求意見的基礎上實行的修訂,若為后者,為何出現當下對古音修改強烈的爭議?如果說古音的草率修改僅僅是為了便于統一管理,那這樣的削足適履是否喪失了教育的目的?這些問題值得深思。

  再次回歸到這則新聞本身,一個關鍵的問題是,字詞讀音千百年來是否是一成不變的?答案必然是否定。漢語語音的發展自上古音時期(先秦至魏晉)到現代音這2000多年來,其基本結構并沒有改變,即音節分為聲母、韻母和聲調3部分,演變的主要是聲母、韻母和聲調內部的變化,比如先秦時期的上古音存在有復聲母,上古音的濁音也很豐富。而由這個問題引出的思考是:既然語音的流變不可逆,那我們該以何種態度正確對待當下的語音修改?

  眾所周知,漢語詩歌尤其是古典詩詞在語言和音律和諧上的講究是極為嚴謹乃至苛刻的,一個字音的偏差便會影響全詩的美感,并且,古詩詞當中一些字詞的讀音是按照過去年代的韻部發展情況,牽涉到押韻、平仄等,再通過作者進行遣詞造句上的二次創作,為了語音語感背后的文化寓意,也為了字音本身的審美價值,就不能簡單地“一刀切”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一些持“強烈拒絕”等偏執態度的人們對于現在一些已經被廣為接受或通行的讀音的更正統一也應予以客觀看待和接受。

  千百年來,“古音”更多被視作一種歷史文化的積淀,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尊重古音,是為必須,語音可改但不瞎改,亦為必須。與此同時,我們更當以開放、辯證的眼光看待語言的新陳代謝,共同維護中華民族的燦爛文化。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生肖号码表 象棋技巧口诀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漏洞 斗将怎么赚钱 打麻将必胜绝技 赌场大小点怎么看规律 竞彩足球奖金计算器 gptjw股票推荐网 北京pk10走势图带线 足球单双玩法 真人街机电玩城